您现在的位置:香港100%最准一肖中特 > 教育科研 > 课改前沿 > 正文内容

我校杰出校友施一公深情寄语母校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18-11-20 浏览次数:

  我校杰出校友施一公深情寄语母校 大河报2012年6月11日B23、B24版刊登了记者吴战朝、王灿、张丛博专访文章,专访了我校杰出校友施一公教授。在专访中,施一公教授深情寄语母校三句话: 感谢母校的培养。 非常希望现在省实验中学的学生和河南学生树大志,并能够保持这种理想和初衷。 祝愿母校更加辉煌。 现将专访文章转载如下:高考制度一定要坚持,大学建设应 分层次、有特色 专访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、医学院常务副院长、教授、博导施一公 □记者 吴战朝 王灿 实习生 张丛博核心提示 高考之前,已经有许多优秀学生拿到了国外名校的录取通知书,留学低龄化之风日盛。这种现象合理吗?为何会有越来越多的学生放弃高考?为什么大量大学生毕业即失业?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?……面对一连串教育困境,我们应该怎么做?日前,本报记者专程赴京,采访了咱河南老乡——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、医学院常务副院长施一公教授。 真人·施一公:朴素认真 没有 架子 施一公,1967年5月出生于河南郑州,籍贯云南大姚,教授,国际著名结构生物学家。 千人计划 国家特聘专家,长江讲座教授,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。1985年保送进入清华大学本科,1989年提前一年毕业于生物系,获学士学位;1990年赴美深造,1995年获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分子生物物理博士学位;1998-2008年历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助理教授、副教授、教授、讲席教授,曾是该系建系以来最年轻的终身教授及终身讲席教授。2008年初全时全职回清华大学工作,2009年1月至今,担任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(前身为生物科学与技术系),2009年6月起,同时担任清华大学医学院常务副院长。 虽然荣誉、头衔众多,但施一公在同事和学生的印象中,丝毫没有 架子 ,始终是认真和蔼的谦谦学者。 真情·施一公:难忘故乡 自认 在郑州出生的驻马店人 我在郑州出生,2岁半随父母下放到驻马店汝南县光明公社——现在叫老君庙乡闫砦村,后来又搬到驻马店镇(即现在的驻马店市)。在那儿,我度过了童年和小学,初一回到郑州。我对驻马店人的友好、善良、质朴和厚道记忆犹新。我经常感到,我得回报驻马店人对我们家的恩情。 谈起小时候的经历,施一公滔滔不绝,充满感恩。 他介绍,今年清明节时,当年的小学同学组织聚会,他专门忙里偷闲回了一趟驻马店。 很奇怪,我在驻马店一个亲戚都没有,但我自己的确是郑州出生的驻马店人。我觉得这次回去,更让我意识到,乡情是一辈子挥之不去的感情。 真心·施一公:毅然回国是 很自然的决定 1990年初,作为清华大学生物科学和技术系毕业成绩第一名的学生,施一公获全额奖学金,赴美留学。在美国,他发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: 参加聚会时,大家彼此会问是从哪里来的,有些中国人会支支吾吾不愿说自己是中国人,好像说出来是件丢脸的事。我很难容忍这一点:是中国人就是中国人,我们有五千年的文化,非常令人自豪,现在不就是穷一点吗?为什么看不起自己? 爱国是一种最朴素的感情。我觉得家庭和清华对我的教育都很正面,到1992年时,我决定学成后一定要回国。 施一公说, 这是一个很自然的决定。美国有先进的科学技术、文化,比较清新的空气,但除此之外,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地方,很简单,它不是自己的祖国,我只是一个外来者。 真话·施一公:振聋发聩建言中国教育发展 建言1:高考制度一定要坚持 精彩语录: 高考是能保证我们农村孩子上大学的途径之一。 近年来,对高考 一考定终身 模式的质疑越来越多, 废除高考 的言论也开始冒头。施一公对此则有清醒的认识: 高考是一个需要不断完善但必须延续下去的选拔人才的机制。就目前的情况而言,高考是能保证我们农村孩子上大学的途径之一。高考存在缺憾,但现在不是有自主招生考试了吗?将来还会有更多的改革尝试。 中国的教育是有一些问题,但不应该被全盘否定。如果用两个字来描述,中国的教育叫 熏陶 ;美国等西方教育是 启发 。我不认为熏陶式的教育不如启发式的教育,比如,我们的学生基础知识扎实,举一反三的能力很强。 施一公说。 建言2:学生填报志愿不应一味追捧热门专业 精彩语录: 大家对经济管理类专业的热衷是不可靠的。 高考填报志愿时,不少家长和考生不顾个人的兴趣爱好,一味追捧所谓热门专业。其恶果显而易见:录取时,热门专业门槛水涨船高;毕业时,该领域人才过剩,造成就业难。 施一公也关注到了这种现象,并提出了自己的见解。 大家一窝蜂对热门专业的热衷是不可靠、不应该的。 施一公以经济管理专业为例说, 很多老百姓认为,学经管的赚钱多,于是大家一窝蜂报考,很多大学的经管学院都是录取分数最高的学院,这并不合理。首先,很多国外大学根本没有管理学本科学位,也不招收本科生;第二,经济学有本科学位,但经济学往往注重理论研究,一般需要读完研究生、博士,毕业之后去金融机构、经济研究单位、大学等做研究。现在的情况是,一些孩子经管学院本科毕业,既不懂经济,也缺乏管理经验,就业情况并不一定乐观。而且这些孩子由于专业限制,将来很难选择其他专业攻读研究生或博士生。 很多优秀的孩子就因为盲目追捧热门专业被耽误了,这种情况并不正常。 施一公不无痛心地说, 希望媒体和社会各界能够正确引导,让中国的就业回归自然,让中国教育体系回归自然。 建言3:大学建设应该 分层次、有特色 精彩语录: 高分低能 是因为 学无以致用 。 近年来,大学生就业形势严峻,有人开始哀叹 读书无用 。 对于这种消极观点,施一公予以驳斥: 我有一个问题希望所有家长都考虑:不上大学,孩子能就业吗?就什么样的业? 但施一公也坦承,确实有不少大学毕业生到工作岗位上以后不知道如何做,有人称之为 高分低能 ,他称之为 学无以致用 。对此,施一公开出的 药方 是,大学建设要分层次、分类发展,办特色型大学,而不能像现在一样千校一面,一味求大、求全。 施一公提出,中国应该建设十至二十所世界一流大学,其教育应该为了培养国家顶尖人才,其本科毕业生多数应该继续深造,成为各行各业的领军人物,保证国家的长治久安;第二批次的一些大学,应该致力于培养一批优秀人才,拥有良好的能力,到一些重要部门任职,成为各行各业的骨干力量;第三批次大学数量应该最多,其教育应该务实、有特色,能为社会提供 螺丝钉 型人才。 建言4:尝试回答 钱学森之问 精彩语录: 教育应 有教有类 。 名师出高徒 ,不是 严师出高徒 。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? 多年来,众多教育工作者一直在努力寻找这句著名的钱学森之问的答案。 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在国内,科研教学实力应该是第一。在亚洲,现在应该是和东京大学、京都大学实力相当。 施一公说,在他详细介绍新开设的 清华学堂生命科学班 和 医学药学实验班 学生培养方式时,记者向他抛出了这个问题: 这是在尝试回答 钱学森之问 吗? Exactly(非常正确)! 施一公忍不住说了一句英语, 我们就是在回答钱学森之问。现在的教育普遍是 有教无类 ,其实这是非常不对的。在一个班级里,有的学生思维特别快,你给他讲一节课,他5分钟就懂了,40分钟在浪费时间,肯定是需要 因材施教 的,也就是 有教又有类 。但老百姓为什么不愿意这么做呢?因为有些学校做得过分,把学生分成 好、中、差 ,所谓的 差生 都不管了。 施一公表示, 钱学森之问 牵涉诸多问题,教育上的 平均主义 就是其中之一。 中国是一个泱泱大国,如果什么事情都搞平均的话,肯定没前途。尤其是教育,更要分出层次来。我们学堂班的本科生刚刚开了一个研讨会,请杨振宁来给大家分享了他的学术人生,同学们很受启发——不是学堂班的学生就没有这样的机会。有句话叫 名师出高徒 ,对不起,不是 严师出高徒 。名师的言传身教,比学生刻苦摸索管用得多。如果认为只要严、只要刻苦就行,那是不科学的。 建言5: 清华本科生不逊于美国麻省理工、哈佛 精彩语录: 中国最好的大学远远强于美国的一般大学,比美国顶尖大学也毫不逊色。 作为留学生中的杰出代表,施一公怎样看待当下的低龄出国留学风?施一公认为: 低龄出国,很多情况下是对人才的浪费。第一,中国学生在人生观、世界观没有形成时出去,容易不适应,丧失成才的机会。杨振宁是在西南联大读完本科出国的;今年美国科学院有3位大陆华人入选院士,都是在国内大学读完本科后出去的。第二,中国的大学今非昔比,中国最好的大学远远强于美国的一般大学,比美国顶尖大学也毫不逊色。以清华大学为例,清华的本科毕业生整体水平不亚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毕业生,清华生命科学学院的本科生比哈佛大学的强。很简单,我们的基础比他们强很多,创新能力只比他们略弱一点。 建言6:希望学生能经常挑战学术权威、保持理想 精彩语录: 非常希望现在实验中学的学生和河南学生要树大志,并能够保持这种理想和初衷。 施一公表示,他希望学生有独立思考的能力,能经常挑战学术权威。因此,进入清华生命科学学院的本科生,他都要亲自授课,并邀请全球名师来学院讲座,以启发学生进行生命科学相关问题的思考。 作为河南走出去的人才,施一公对河南学子有种特别的感情。他迫切希望能有更多机会与河南学子见面交流,给他们提供帮助,让他们少走弯路。 对母校河南省实验中学和学弟学妹们,他专程托本报记者带回三句祝愿: 第一句,感谢母校的培养。第二句,非常希望现在省实验中学的学生和河南学生树大志,并能够保持这种理想和初衷。第三句,祝愿母校更加辉煌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